通知公告

信用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信用研究

中国的崛起需要强大的民族信用评级机构

来源:大公国际                时间:2016年8月2日
  这场由美国评级机构信用信息严重失真引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使信用评级第一次如此程度地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和质疑。认真总结信用评级在这场史无前例的金融危机中的经验教训,科学认识信用评级在现代经济中的地位与作用,必将形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最宝贵思想财富——中国的崛起需要强大的民族信用评级机构。
       一、金融危机丰富了我们对信用评级的认识
       从金融危机的全过程分析,信用评级是这场金融灾难的始作俑者。信用评级之所以有这样的能量,是由其在信用经济社会的特定地位所决定的。
       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信用经济时代,其主要标志是信用的高速社会化使社会成员之间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关系变成了最普遍和最基本的经济关系。这种纵横交错的信用关系构成国家和全球信用体系,成为国家和世界金融体系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信用关系相互依存,并以债务人按约偿还到期债务作为其正常运转的前提条件,一旦这个信用链条中的某个环节发生重大信用违约,就会导致局部或全局的信用网络断裂,形成系统性信用危机。这次发端于美国的信用危机正是由于购房者偿债能力不足发生信用违约,导致商业银行、贷款公司、投资银行、保险公司、对冲基金、金融机构等信用主体违约,并通过全球信用体系快速传导,形成世界性信用危机,直接冲击并危害各国和全球金融体系。
       信用越是高度社会化,信用风险的形成就越复杂,债权人就越难独自识别债务人的偿债风险,必须依赖专门从事信用风险研究的机构对债务人进行信用评级。信用评级是现代社会信用体系存在和发展的基础,正是这个原因,信用评级正在日益成为国家和世界金融体系的主宰。
       1、信用评级关乎国家和世界金融体系安全。现代金融体系完全是在信用评级信息的支持下运行的,信用评级对金融体系的影响是最直接的。信用评级不仅直接决定债券的市场交易价格,而且影响直接或间接使用评级信息交易的金融主体和投资人。在现代通讯条件支持下的全球信用网络可以在几秒钟内完成评级信息在世界金融体系的传播。信用评级对现代金融体系的重大影响作用是我们科学认识信用评级的出发点。
       2、信用评级话语权直接影响国家金融体系安全。信用评级是国家金融体系的重要构成,是国家金融体系安全的战略制高点,掌握了信用评级话语权就控制了一国金融体系运行的主导权。这次金融危机证明,信用评级关系国家兴衰,信用评级拥有摧毁一个国家金融体系的巨大能量。从这个意义上讲,信用评级是国家金融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
       3、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运行依赖外国评级机构的信用评级,实际是信用评级话语权和金融主权让别国控制,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国家金融体系是不安全的。
       4、信用评级没有所谓的国际标准,用美国标准衡量他国的信用风险,其评级信息是不可靠的,有可能成为国家金融体系安全的隐患。信用风险与一国的文化、政治经济制度、经济发展水平、法律体系、国民素质有密切关系,不同国家和地区形成信用风险的因素有极大的特殊性。唯有对本国信用风险形成因素进行系统研究、长期积累,信用评级才能真正成为国家金融体系安全的守护神。
       5、美国评级机构公正权威的神话彻底破灭。美国三大评级机构在2008年10月22日的国会听证会上公开承认其为了利益,违背职业道德,评级故意掩盖了次债风险。正是由于这种不负责任的评级和错误诱导,给美国金融体系造成毁灭性打击,给全球金融体系造成重大破坏。
       6、美国控制的国际评级体系已经不能满足金融和经济全球化发展的需要。美国评级机构利用美国在国际金融体系的霸主地位,在全球进行评级市场扩张,建立起了由美国控制的国际评级体系。美国评级机构在全球的历史表现和在此次金融危机中的错误证明,他们是极不负责的评级机构,他们不可能从研究他国信用风险特殊性和维护他国金融稳定出发进行评级,他们需要的是控制他国评级市场,获取最大利益。美国评级机构不持续研究他国信用风险特点,没有真正掌握他国信用风险行成规律,用美国标准解释他国风险,并将其作为全球金融市场操作的依据,必然危害世界金融体系安全。美国评级机构的全球战略是美国国家利益的体现,他们只是通过掌握信用评级的全球话语权,实现控制世界金融体系的目的,并不会真正为经济全球化服务。不改变现存的国际评级体系,国际金融体系的安全就会时刻受到威胁。
       7、信用评级机构在国家和世界金融体系中的地位与作用特别重要,加快发展其信用评级技术,增强其识别信用风险的能力和信用评级准确度,是保障金融体系安全的根本所在。评级技术落后于金融创新发展就会引发信用危机是这场金融危机带给我们的最为重要的启示。
       8、加强对信用评级机构的国家监管是保障金融体系安全的必要条件。信用评级机构承担着维护国家和世界金融体系安全的重大职责,是公众化程度最高的专业服务机构,唯有按照评级业发展规律设计监管规则,进行科学管理,才能使评级机构履行好其所承载的社会责任。
       为避免金融危机重演,我们必须改变把信用评级作为一般中介业务的思想认识,必须改变脱离信用谈金融的思维方式,必须改变外国评级机构比本国好的想法和做法,重新认识信用评级对国家安全和金融经济发展的重要地位与作用。
       二、为了中国的崛起,中国必须牢牢掌握国内信用评级话语权
       1、信用评级话语权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
       (1)信用评级话语权对稳定中国经济基础特别重要。
       研究表明,中国已经进入信用经济初级发展阶段。金融发展直接推动了中国信用的快速社会化,信用的普及使社会成员之间的信用关系成为中国社会最重要的经济基础,中国的基本国情正在因此发生着重大变化。由庞大而复杂的债权人和债务人构成的社会信用关系不仅是经济发展的强大驱动力,而且是发展和谐社会和政治稳定的基础。可靠的信用信息是维持社会信用关系的重要保障。由信用经济发展规律所决定,信用评级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是广泛、长期和深远的,掌握了评级话语权,才能从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使信用评级有利于构建和谐的社会信用关系,促进信用经济的健康发展和社会稳定。
       (2)信用评级话语权对建设中国金融体系特别重要。
从长期来看,中国信用评级体系的发展状况将从根本上决定金融体系的发展进程。现实情况是,国家信用评级体系缺位,使我国的金融体系发展缓慢,风险的不确定性在增大。建立一个充分反映中国信用风险形成特殊性的评级标准体系,持续提供满足金融体系发展需要的信用风险信息系统,才能建立起强大的国家金融产业,使之成为中国崛起的象征。如果我们丧失对信用评级的话语权,就不可能建立起支持中国金融产业大发展的国家信用评级体系,金融体系建设就会变成无本之木。
       (3)信用评级话语权对保护国家竞争力特别重要。
信用评级必定要了解和掌握企业的经营管理战略和技术发展核心信息。每个行业和企业的核心信息都是国家竞争力的组成部分,如果这些信息通过评级外泄,无异于给竞争对手提供了制约和威胁我们发展的武器,必然削弱中国的国际竞争力。中国的国家竞争力关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我们有责任通过掌握评级话语权保护自己国家的竞争力。
       (4)信用评级话语权对提升中华民族的信用意识特别重要。
信用观念淡薄,信用思想缺乏,信用理论空白是我国信用经济初级阶段的显著特征和基本国情。信用评级是人们对信用风险的一种看法,集中体现了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价值观等方面的内容,对意识形态有潜移默化的影响。信用评级就是一个进行信用教育的过程,掌握了评级话语权才能向大众传播正确的信用思想,提升全民族的信用意识,并使之成为中国崛起的强大推动力。
       2、美国控制中国信用评级话语权威胁国家金融经济安全。
       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评级机构就陆续登陆中国,2005年以来的债券市场发展创造了中国信用评级的新需求,美国机构抓住这个时机,短期迅速通过收购股权或技术合作,直接或间接控制了中国绝大多数可为债券市场提供评级服务的中资评级公司。他们利用中资机构的网络迅速把触角伸到中国全境和经济腹地,有评论说,美国进入中国信用评级市场如入无人之境。在不到两年时间里,美国就控制了中国80%的信用评级市场,在国防、通讯、能源、交通、金融等关系国民经济的诸多重要领域和敏感性行业取得信用评级的绝对控制权。事实上,中国已经丧失对本土信用评级的话语权。美国控制中国信用评级话语权直接威胁我国金融和经济安全。
       信用评级信息是中国金融体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美国控制中国评级话语权实际上就控制了中国金融体系。由美国控制下的中国金融体系不可能体现中国人的意志和利益。
       美国控制中国评级话语权,实际上就控制了中国企业的核心信息,这些信息由美国企业掌控后,将从根本上削弱中国的国家竞争力。
       美国控制中国评级市场的目的就是为了控制中国的金融和经济,不可能为中国带来任何好处。我们对此应该形成共识,从信用评级在现代经济中的地位与作用,以及国家战略安全的视角评价美国对我国信用评级业的控制。 
       3、中国民族信用评级机构能够做好自己国家的事。
       信用评级关系国家兴衰,但为什么要让美国机构控制中国市场,他们又能为我们带来什么呢?从根本上说,中国金融和经济发展不需要外国评级机构的介入,他们不会给中国带来更多有价值的东西。原因很简单,评级事关国家安全,美国评级机构不可能从中国的利益出发提供信用评级信息服务,他们的战略目的就是控制中国,遏制中国发展,他们不会为长期研究中国风险形成原因进行投资。在中国,用美国标准无法准确判断中国的信用风险,除了品牌和评级理念方法以外,美国评级机构绝不会比中国评级机构更有优势。美国评级机构在当前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中的表现,进一步证明他们没有能力为中国评级市场提供有价值的服务。
       中国民族信用评级机构是伴随改革开放和资本市场发展成长起来的,他们的战略目标就是维护中国在国内外的信用评级话语权,发展适合国情的信用评级业,使信用评级服务于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中国信用评级业已有二十年历史,民族评级机构学习借鉴国际评级理念方法,研究信用风险在中国的形成特殊性,参与市场评级实务,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民族评级机构完全有能力做好中国的信用评级。我们应当理直气壮地支持自己的评级机构利用本国市场发展壮大,形成品牌、走向世界。
       我们完全有理由预言,中国必定是未来全球最大的信用经济体,掌握了信用评级话语权的中国人,一定能够把一个强盛的信用中国融入信用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大潮中。
       三、为了中国的崛起,中国必须取得国际信用评级话语权
       现行的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是由美国控制的,美国评级机构对所有国家、金融机构、企业的信用评级广泛应用于全球金融市场,美国通过国际信用评级话语权,控制了全球金融市场。任何国家和企业唯有获得美国机构评级才能进入国际金融市场融资,国际资本也依据美国评级进行跨国投资,美国评级还决定着融资成本的高低。美国的国际信用评级话语权决定着一个国家利用国际资本的可能性,拥有摧毁一个国家的权势。美国通过调整他国主权信用级别,影响或摧毁他国金融体系,并导致国家破产的案例不胜枚举。美国的国际评级话语权为美国带来巨大的利益,是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美国主导全球信用评级体系的战略格局直接影响中国的崛起。首先,中央制定的“走出去”国家战略在现有的国际评级体系框架下难以实施。“走出去”战略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中国输出资本,企业对外投资;二是中国引入资本,企业在外融资。境外投资需要风险信息进行决策,境外融资需要信用风险评级,美国对国际风险信息发布的绝对垄断,使中国企业很难走出国门。其次,美国制定双重评级标准,从美国利益出发,经常对他国信用级别说三道四。国家主权信用评级体现着一国在国际金融市场的地位和投融资能力,美国控制的国际评级话语权不会支持中国在国际金融市场扮演大国角色。
       我们应当用战略思维认识国际信用评级体系的地位与作用,充分认识中国崛起与国际评级体系的关系,把取得中国国际信用评级话语权作为国家发展战略,全方位支持本国信用评级机构率先国际化,争取中国在国际评级体系的话语权地位。这个战略目标是中国崛起的里程碑。
       四、抓住历史机遇,加快发展民族信用评级机构
       金融危机后为我们创造了发展民族信用评级机构的历史性机遇。在国内,人们不再盲目崇拜美国评级机构,对信用评级的重要性开始有所认识,发展民族信用评级机构正在成为人们的共识,信用评级市场需求正在形成一个新的高潮。在国际,美国评级机构的市场声誉急剧下降,舆论普遍认为,美国控制的国际评级体系难以承担起对信用经济全球化提供可靠信用信息服务的责任,构建新型国际信用评级体系正在成为一种主流意识。这是一次民族评级机构崛起的历史机遇,我们应该牢牢抓住。
       1、把建立强大的民族信用评级机构作为国家金融体系优先发展产业。信用经济的发展规律决定了信用评级机构的历史地位,建立强大的民族信用评级机构是中华民族根本利益之所在,国家应该制定优先发展民族信用评级机构的一系列产业政策,使评级机构领先于其他金融机构的发展,才能建立起一个符合客观规律,合理的金融体系架构,保证我国金融体系的稳定发展。
       2、把民族信用评级机构率先国际化作为国家发展战略。信用评级国际话语权关系“走出去”国家战略能否实施,国家金融体系能否安全,是一个国家战略安全问题。民族信用评级机构率先国际化,就是把取得信用评级国际话语权作为国家发展和安全战略,动用国家资源支持我国评级机构优先其他产业进入国际市场,为国家发展创造一个有利的国际金融环境。
       3、用科学发展观指导民族信用评级机构健康发展。 
       信用评级的百年发展史已形成其行业基本特征,这个特征反映了市场对信用评级的本质要求,我们在大力发展民族信用评级机构的时候应该认真遵循这个客观规律。
       政府特许经营。信用评级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关系密切,直接影响金融市场的运行与稳定,信用评级机构必须经国家特别授权才能向市场发布信用信息。否则,评级信息的过度过滥及无序传播将导致信用信息无信用可言,进而导致国家金融体系混乱,动摇国家经济基础。
       独立性。信用评级机构的独立性是其公正履行社会责任的前提。信用评级机构不代表国家和其它任何组织的利益,没有利害攸关、利益相求的影子,这样才能客观地为投资人提供信用信息服务。独立性是评级机构建立市场权威必须具备的前提。
       权威性。评级信息必须权威,市场可信度高,这是金融体系安全运行的客观要求。市场对评级信息权威性的要求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为市场提供服务的评级机构不能过多,机构过多就没有权威,因为投资人在进行投资决策时,不能为选择评级机构而耽误时间,丧失投资机会。二是评级机构必须有足够的能力确保向市场提供的评级信息是完全可以信赖的。
       非市场竞争性。信用评级绝对不是一个市场竞争性的行业,因为没有谁能够保证评级机构之间的竞争不会最终导致以级定价,买卖级别的现象发生。因信用级别和收费而产生的“竞争”不会成为推动评级机构发展技术,提高评级信息质量的杠杆和动力,恰恰相反,它会从根本上失去市场对评级机构的信任。评级机构是国家特许发布信用信息的专业机构,从这个意义上说,评级机构的市场信用是国家赋予的,如果把一般市场竞争原则引入评级行业而导致其失信,那么,最终影响的是政府信用。一旦国家的信用机构陷入混乱,重建评级信用将是极其困难的。因此,信用评级市场不应该形成市场竞争。
       我国民族信用评级机构正处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特定历史阶段,我们一定要在科学发展观指引下,紧紧抓住这一难逢的历史机遇,遵循信用评级业发展规律,少犯错误,少走弯路,力争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建立起一个强大的民族信用评级机构。
       (作者系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